<samp id="6cxxv"><pre id="6cxxv"></pre></samp>

      <source id="6cxxv"><dfn id="6cxxv"></dfn></source>

      <video id="6cxxv"><dfn id="6cxxv"></dfn></video>
    <kbd id="6cxxv"></kbd>

      讓爐火淬煉光榮 發布時間: 2018-02-27 瀏覽量:37753 來源: 作者: 【字體:大號 小號 繁體

      題記20歲到40歲,最美好的青春歲月,他和江銅、和貴冶緊緊相連。一個人、一個工廠,20年休戚與共的爐火掩映,這是屬于他的爐火淬煉的光榮:任何一個人,只要堅守住一個使命、具備了一份擔當、扛起了一份責任,通過樸素的堅守和樸實的付出,就一定能夠贏得社會的尊重,收獲燦爛的人生之光。 

      2017121日,貴冶傾動爐開始大修。在忙碌的大修現場,有這樣一個身影格外醒目:他胸前佩戴著黨徽、手臂上帶著紅袖章,抓檢修、管安全、盯現場管理,從早忙到晚。他就是貴冶傾動爐車間生產工段工段長劉斌優。 

      與火共舞的崢嶸歲月 

      劉斌優40歲了。1997年,他從從部隊退伍進入貴冶的時候,身板單薄,臉龐青澀,每天跟在師傅的身邊學技術、摸設備。每一天,清晨的陽光透過玻璃窗在主廠房內形成耀眼的光束,劉斌優穿行其中,銅冶煉工業的堅毅一點點浸潤出一個男人獨特的氣質。 

      2003年,劉斌優去了一個全新的的單位,成為了該單位參與組建的一批人。當時,他感到非常光榮:他們的目標是建立并管理好亞洲第一臺傾動爐。 

      貴冶傾動爐投是2003812日,這一天對與劉斌優而言意義非凡:一是看著辛苦那么久的傾動爐終于有了成果,二是第一爐銅就是由他親手燒開了放銅口。 

      劉斌優說,“亞洲第一”這頂榮譽的桂冠背后也意味著對于未知的探索。既然是探索,顧名思義,就不可避免地包含了許許多多的不足和待完善的空間。最讓大家著急的是“陽極板物理合格率低”只有69% 

      回憶起十幾年前剛投產時候的情景,劉斌優說:“當時的場景可以用一副對聯形容。”上聯是‘一釬、一錘、一壺水’,下聯是‘一敲、一打、一身汗’,橫批是‘與火共舞’。每一次澆鑄作業,為盡可能減少陽極板飛邊、毛刺、鼓包等情況,班上的所有操作人員幾乎都要下到圓盤上作業。出現了陽極板頂不起故障馬上要去處理,剛處理完陽極板出現鼓包,又要去敲打,手忙腳亂之余飛邊毛刺又來了,還得去清理…… 

      不是“上刀山”、勝似“下火海”。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,澆鑄一爐銅設計時間是4小時,大家實際上都快干到了8個小時。 

      艱難困苦,玉汝于成。始終牢記心里的目標,無論置身在任何環境之下,只要不埋怨、不放棄,鏗鏘前行,就一定走出新的天地。 

      矢志不渝的內心自豪 

      時光荏苒,在十幾年之后,劉斌優和他的很多同事,都從新兵成為老將。但是變化的是年紀,是頭發的顏色,是臉上的皺紋,而不變的是他們始終致力于生產向好的追求,以及內心的自豪。 

      這種自豪感,源于他們矢志不渝的堅持、矢志不渝的創新、矢志不渝的進步。比如說,他們自己研制的自動噴涂系統,結束了人工噴涂歷史;獨立設計的自動潤滑裝置,向著智能化前進;獨立編寫的自動定量程序,將陽極板的單重精確到小數點后,大幅刷新了國內同行業水平。 

      正是由于他們的不斷摸索,勇于探索,陽極板物理合格率由過去的69%升到了如今的99%,澆鑄能力也從曾經的76t/h提升到了如今的96t/h 

      關于傾動爐的變化,劉斌優講了一個讓他覺得很驕傲的小例子:“貴冶的傾動爐是德國設計的,設計入爐品位是95%以上,重油單耗是100,爐齡是不超過300。多年之后,德國工程師到貴冶回訪的時候,看到他們設計的傾動爐今天的樣子,說了一句德語,我聽不懂,翻譯告訴我,德國專家說的是‘怎么完全不一樣了’!” 

      劉斌優還有補充:“這還只是外在的,當德國人詳細了解了內涵的變化,更是大吃一驚——入爐品位降到了90%以下、重油單耗降到了40左右、爐齡干到了600多。以嚴謹著稱的德國設計師,給他們伸著大拇指說了一句話‘你們確實很厲害,值得我們學習。’” 

      從劉斌優的介紹當中,可以看到傾動爐發生的清晰變化:原料適應性不斷變強、爐齡指標不斷高企、重油單耗持續下行。 

      在這些深刻變化的曲線圖上,有一個坐標的基點始終如一,那就是“建立并管理好亞洲第一臺傾動爐”的責任感、榮譽感和使命感。 

      人生價值的樸素追問 

      劉斌優說,他常常問自己三個問題:作為一個個體,在企業的發展大潮之中做出了什么?收獲了什么?是負面阻力還是正能量? 

      在劉斌優看來,一個企業由一個個具體的人組成,也由一個個具體的創造存在。如果說沒有一個個人的進步、提升,就不可能有一個企業的進步和發展。 

      多年來,通過不懈的努力和樸素的堅守以及付出,劉斌優獲得了很多榮譽。但在他看來,一個人的成績、榮譽對于企業而言,尤其是像江銅這樣的大型國企而言,并不算什么,但作為其中的一份子,任何一個人只要有了不因困難而放棄追求、放棄進步,放棄一切向好的渴望和擔當,這都是值得被贊揚的人,也是屬于個人的榮譽和自豪。 

      與劉斌優對話的過程中,他非常樸實的幾段話,卻讓人深受感染。 

      劉斌優說:“在很多人的印象里,傾動爐似乎是一個并不先進的工藝。但是,因為他們的努力,在技術、工藝、設備不斷發展的過程中,我們也并沒有落伍,甚至還在引導或者說推動著生產在往前走。” 

      劉斌優說:“我是從農村來的,在部隊退伍后進入的江銅。實話實話,就這個起點而言,和很多同齡人相比,是落后的。但到了我這個歲數,40歲,我并沒有覺得自卑或者失落。因為我覺得,我得到了相應的尊重。這么多年,我代表江銅、代表貴冶到了山東、四川、云南等很多冶煉廠技術保駕,還到了泰國。可以說親眼見證了我們這個行業的進步,親耳聽到了別的企業對我們江銅的贊不絕口,從內心來說,這是我最大的驕傲。” 

      劉斌優說:“在企業提供的平臺上,未必就是說要當多大的領導,只有努力把自己的每一步工作都做到最好,把自己的每一天變得更好,為企業創造更大效益的同時,就是不斷實現自己一個人的人生價值。只要有一份永不懈怠的自我革新和責任擔當,就一定能無愧于這個時代。”

      日本一本道三交XXX69